看浙江新闻关注浙江在线微信

  6月1日在爱奇艺播出的《乐队的夏天》第二期中,见惯大场面的马东,惨遭痛仰乐队和高晓松的“连怼”,成了节目中的一个梗。

  但是,很多冲着梗去追的网友发现,节目里的乐队才是“最大的宝藏”——包括痛仰、反光镜、新裤子、旅行团、鹿先森在内的当下最具影响力和代表性的31支乐队,在节目里上演“神仙打架”,争夺HOT5,其中不乏之前连名字都没听说过,却让人“开口跪”的乐队九连真人、斯斯与帆。

  作为一档专注于“乐队”这个垂直领域的原创音乐综艺,《乐队的夏天》5月25日在爱奇艺上线后,就给音乐圈和综艺圈吹来了一股清新的风。31支乐队,加上马东、高晓松、张亚东、吴青峰和乔杉组成的“超级乐迷团”,阵容引人注目。

  但挑战也显而易见。譬如,从节目里的种种综艺手法处理上,可以看出节目组要向大众科普乐队和乐队文化的野心。但这些手法一不当心也有可能“触雷”。比如在第一期节目中,节目组将几组朋克乐队的表演进行了剪辑,却让部分朋克乐迷相当不满,吐槽节目组“恶意剪辑”。

  比如对面孔乐队首次表演的投票,就可以说是专业与大众审美的直接碰撞。包括高晓松、张亚东、吴青峰在内的超级乐迷和20位专业乐迷,给了面孔高票。而场内的100名大众乐迷对面孔却不太感冒。

  如何避免成为小圈层的自嗨,如何将这群可爱的人和好听的音乐,介绍给更广阔的人群,这是摆在节目组面前的难题。

  离爆款只差一步。《乐队的夏天》要如何跨过这一步?近日,记者专访了《乐队的夏天》总制片人牟頔。

  牟頔:我们是一期一期走着看,还是很忐忑的。比较欣慰的是想推荐给大家好的乐队和音乐,比如九连真人和斯斯与帆这样的新人黑马乐队,大家是有get到。有个很大的遗憾是,不得不做出的取舍,比如果味VC。这个乐队有一个很长的故事,经历了很多坎坷,仍然坚守这块牌子。但录制时,主唱的嗓子状态不好,最后票数也不好,我们也很心疼。

  牟頔:最开始我们担心乐队都不来,就想先撬动一些“标杆”的老牌乐队,比如痛仰乐队、新裤子、反光镜。

  邀请痛仰乐队,我们的导演特意去昆明的草莓音乐节,诚恳说明了我们是真的想为乐队这些人做点事儿。痛仰的高虎大哥听了以后,就说“行,那我去”,完全没有提任何条件,就是简简单单的一句话。

  牟頔:我们在筹备期到处去看乐队的现场,当时在北京有滚石原创乐队大赛的决赛,九连这支乐队唱的就是《莫欺少年穷》。在场导演立马就在群里狂发视频,说现场炸翻了。所以比赛后我们就和他们聊能不能来节目。斯斯与帆是草台回声推荐给我们的,草台回声是节目的合作伙伴,推荐了好多支乐队过来。我们听到斯斯与帆的声音时,大家心都酥了,所以就邀请来了。

  钱报:有人说赛制过于残酷了,也有人说偏袒老炮乐队?现场投票的100名普通大众乐迷是怎么挑选的?

  牟頔:没有人偏袒老炮乐队。比如果味VC,其实是很资深的乐队,但现场表现不好,还是被淘汰了,一切以现场大家的感受为准。

  大众乐迷的甄选有近6000人参与报名,导演组经过问卷调查和电话采访两轮筛选,最终选出100人来到现场,男女比例大概是3:7,年龄层涵盖了80后、90后和00后。他们对乐队音乐的熟悉程度也不同,比如有经常去livehouse、音乐节的老炮乐迷,也有很多对乐队音乐不很熟悉,很少去现场感受、同时听歌类型也很宽泛的观众。需要特别说明的是,第一赛段31支乐队排位赛,请的是同一批大众乐迷评审和专业乐迷评审,他们在大厂住了三天,可以最大程度确保投票公平性。

  牟頔:乐队的人都非常直接,一些设计如果触碰到他们的边界,会直接表达出来。比如我们原来想让乐队两两合作,商量时就发现,这个必须基于乐队风格能不能契合,最后我们就尊重大家,换成另外的玩法。他们是很open的,但只要是坦诚沟通,大家都特别讲道理。

  牟頔:反差萌太多了!比如痛仰乐队的大哥们就一直在现场抽空打羽毛球、踢键子。比如新裤子,主唱彭磊是那种北京孩子,不好好说话,很调皮。导演问的每一个问题,他永远反着回答。所以我想跟观众说,你就反着听他说话就行了!

  牟頔:后面每一个赛段的赛制都不一样,我们可以期待一下最后的大决赛,不想做成一个残酷的比赛,想做成一个欢乐的、音乐的盛典。现在我们计划在决赛请来好多有意思的音乐人,一起玩,大家可以期待一下。香港正版挂牌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