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中国摇滚乐队的夏天

  今年夏天,中国首部乐队为主的综艺节目登上大众平台,除了之前追过的花儿、苏打绿、五月天,我还了解到那么多优秀的乐队,燃爆的音乐。《乐队的夏天》实行了比赛制现场开码。有一些很棒的乐队被淘汰掉,我也感到惋惜,但这个平台给了中国摇滚乐队一个展示的平台,流量越来越大,真的是让更多的人看到了乐队的精彩、意义、价值,乐队在用每一件乐器表达着他们的呐喊,有所热爱,有所坚持,何其有幸!

  最新一期的节目里,欧阳娜娜与盘尼西林在《乐队的夏天》上合作表演《Say it again/再谈记忆》,这首歌小乐唱得比任何一次都激烈且狂放,欧阳娜娜的大提琴外在温柔,内在有力,小乐的演唱外在狂野,内在深情,形成了美好的反差与互补。这个表演有直白的表达,又有含蓄的情感;有纯洁的气质,又有暧昧的氛围;有激烈的情绪,又有羞怯的表情;有新一代的年轻气盛,又有老派的腔调与经典光泽;有柔情似水的姑娘忘我演奏的摇滚声响,又有不可一世的痞子难得露出的柔软神色,种种情调与氛围交织在一起,构成了一副温柔而浪漫的图画纵使盘尼西林的主唱张哲轩总是伴随着装逼、“中国功夫”等等各种调侃、讽刺甚至就是直接的谩骂,但这首歌,他和欧阳娜娜站在舞台上,小乐不可一世却在台上展现出别样的温柔,尤其是小乐喊出:来吧 我年轻的艺术家们。那些嘲讽、鄙夷都不重要了,那一刻起码对我来说是共情的,我看到他们在舞台上的光芒,我看到他们融化、迷醉在音乐里,特别好(亚东老师口气),真的特别好,年轻的美好。

  新裤子和Cindy合作的这首《艾瑞巴蒂》则是全场最酷也最搞笑的表演,特别是庞宽跑下舞台,以及鼓手花丫头不断的爬上爬下,极尽活跃之能事,全场爆笑,太会玩了!实在没想到,Cindy居然会是新裤子的表演“女神”,这样的组合也许是节目组的强行搭配,也许张蔷来能让视听上更完整,但是Cindy的加入却更加具有思考的空间与意义。这样的表演,你不能用唱歌好坏与跳舞好坏的标准去看,这是一个集音乐、时尚、文化观念并带有一点波普色彩的艺术呈现,Cindy一身70年代的复古装扮,像是矫枉过正的艳俗与时髦,用音乐节式的随意毛糙式演唱讲述着自己的出道历程。二十年前,新裤子是最反传统、最特别、最新潮的体现,而在当下,3unshine是最另类、最不符合主流审美、出道最匪夷所思、发展最出人意料的存在。多年前庞宽曾在一次采访中说到,自己有一种精神上的“嫌贫爱富”,他把当代年轻人分成了三六九等,在他的观念里,城镇青年属于精神上最贫瘠的一等,并不适合去做艺术与摇滚乐,因为没有那股骨子里的时髦,所以应该老老实实地去干他们应该做的事情,VCR里的一个采访片段也能感觉出来,他们劝说Cindy一定得去考大学(我认为这不是必须),这其实是乐队的一点“精英姿态”,放到几年前,3unshine在庞宽的眼里就是最“贫瘠”的那类,曾经他认为各阶层的人应该在自己圈子里各玩各的,相互不应该有打扰与交错,因而,这也恰好形成了我看到的这个表演最动人的地方——庞宽与3unshine站在舞台的中心,曾自诩有“精英意识”的北京中年与安徽城镇姑娘用宛如魔法变身的手势将双手交叉在一起,又站在隔岸相望的舞台上朝对岸高喊“Everybody is here now”,他们中间隔着一条泥沙俱下的观众之河。城镇审美与群众聚拢起庞大声势的低门槛表达霸占了互联网与公共视听空间,把昔日纯粹的“精英空间”挤压得愈发狭窄。这条河流也席卷而上,把那些曾经心高气傲的艺术家们卷入进一档互联网综艺节目中,共同真情挥洒着情怀与眼泪,此刻,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是何种出身与阶层,无论你是颖悟绝伦的天才还是天资平凡的普通人,这一刻只要有音乐,我们所有人都在这里。

  我比较喜欢海龟先生,但他们这次没有以上两组出彩。海龟先生&薛凯琪的《咿呀呀》,这首歌的旋律比较好听,李红旗和薛凯琪两个人复式和声配合得很舒服,淡淡柔柔的意境,像它的歌词一样温柔悦耳。

  面孔&罗琦的《欢乐颂》是首特别老的歌,是面孔那张《火的本能》专辑里的一首,我从没听过这样版本的欢乐颂,很震撼。在这首歌唱到最后一句时,突然致敬了指南针乐队那首《随心所欲》,罗琦对于中国摇滚的意义不需多言,指南针94年的第一张专辑也早已成为经典,她在这个节目里出现的最大意义是又一次渲染了那个时代的摇滚情怀。

  刺猬与斯斯与帆的合作竟有种“违和的默契”,我真是越来越喜欢斯斯与帆了,她们身上的青涩感配着帆帆的空灵声音,给这首简单直白的歌里增添了很多美好。每次刺猬出来,他们的歌声总能戳我心,歌词让人感动,旋律跌宕起伏,石璐的鼓声简直完美,带动整场的气氛。

  旅行团与周洁琼《周末玩具》遭遇了全场最低分,而且低的离谱。其实我很喜欢旅行团本场的设计和表演----粉粉红红的舞台气氛,几处小动作的互动设计像个轻松浪漫的音乐秀。最后还上来了一大群伴舞,像个愉快的周末派对,可以说是在这个注重摇滚精神的舞台上做了很大的一个突破,但也可能引起了一些传统滚迷的抵触。周洁琼确实还不够放得开,唱得也紧,但256的分数我真不能理解,这个节目的评审们对于“不那么摇滚”或者说偏流行的作品也许真得有些太苛刻。

  九连真人与Vava合作的这首歌里,九连依然唱了一个很有思考的主题,关于“生男生女”这样的问题在这个时代依然敏感(特别在小地方)。vava是我很喜欢的女rapper,她在这首歌里的说唱表现自然无甚问题,flow、押韵、舞台掌控都到位。一点小BUG是我觉得两段歌词之间的关联度略有不足,后半段的演唱配合上也稍显脱节。顺便说一句,阿龙rap的样子特别可爱,虽然freestyle没发挥出来,但他绝对也是个说唱爱好者。

  Mr.woohoo与玛斯卡的母亲唱的这首《古拉莉》我觉得是他们参赛来表现最好的一首歌。这是首写给自己母亲的歌,歌词有打动我的地方。编曲里融合了桑巴、bossa nova等拉丁音乐风格,再加上古拉莉女士唱着经典的西班牙语歌曲《quizas quizas quizas》,这首歌前些年也因王家卫电影《花样年华》而在国内广泛传播。

  最后想说说所谓“破圈”的话题,中国摇滚已经“死磕”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能破圈呢?就非得大家苟在一个小圈子里自嗨才是摇滚乐?至于具体怎么“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想法,但不该去指责任何一个有此念头的乐队。大张伟提到的上晚会其实也不是目的,最多也只是手段,而让更多人听到自己的音乐难道不是每个音乐人梦寐以求的吗?我尊重每一个愿意努力破圈的乐队,就像这个节目一直在努力干的事一样。